欢迎光临 中国蒋氏刀剑! [ 登 陆 ] [ 免费注册 ] 注册用户更多优惠! 快递查询 | 帮助中心 | 官方商城 | English
 
 
热门搜索:汉剑 武士刀 唐刀 清刀
 
网站首页 产品类别 走进蒋氏 精品推荐 大师制作 刀剑文化 视频专区 招商加盟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刀剑文化
走进蒋氏
> 公司简介
> 企业文化
> 名人合影
> 公司荣誉
> 专卖店展示
 
王者龙泉剑
[浏览量:763]
王者龙泉剑
君不见昆吾铁冶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良工锻炼凡几年,铸得宝剑名龙泉。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
——唐•郭震《古剑篇》
 
1
 
剑南山起伏的山梁伸展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仿佛一条蛟龙蓄势待发,龙首处,秦溪山孤峰矗立,草木葳蕤,仿佛一颗青翠的明珠。剑南山和秦溪山颔颈相交组成了蛟龙戏珠的风水图腾。再往北看,凤凰山和九姑山伸出两翼山脉逶迤而来,呈扇形环抱出一片开阔山谷,谷中四处古木交柯,瓯江碧波荡漾,一群群野鹤在波光间上下翻飞,呈现出一派空灵的幽景。
这是一块绝佳的风水宝地,秦溪山正好处在风水宝地的中央,龙泉宝剑在秦溪山下诞生,宝地出宝剑,也算是实至名归。
2500年前,“叮当叮当”的铁锤声打破了山谷的阒静,像一曲音律远远近近地漂浮着。秦溪山下,剑炉的烈焰吐着纯青的火光,炉中剑坯通红,火与金属猛烈地交媾着,仿佛金蛇扭动,“呼呼”吐着猩红的信子。炉火映着欧治子大汗淋漓的脸庞,神色刚毅,剑气激荡在欧治子的血液中。
欧治子和干将在楚昭王的盛邀之下,千里迢迢来到龙泉秦溪山下铸剑。凿茨山。池其溪。取山中铁英铸剑(《越绝书》)。欧冶子千寻万觅,在秦溪山附近一个山岙里,找到亮石坑。坑里浮游着丝丝寒气,阴森逼人,欧治子知其中必有异物。于是,焚香沐浴,素斋三日,然后跳入坑洞,捧出一块坚利的亮石。经过亮石磨砺后的锋刃锐利无比,剑气咄咄逼人。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有为良”(《考工记》)。远古时期,一把优良的宝剑诞生必须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等诸多因素。天时,是指吴越争霸的历史背景,催生了战争经济,推动了铸剑业的蓬勃发展;地利,是指龙泉的溪流河谷中蕴含着大量优质的铁矿砂(铁英),这是铸剑必不可少的材料,龙泉石坑盛产上好的磨石(亮石),用于磨制剑;人和,是指拥有欧治子和干将这样的能工巧匠。欧治子和干将这对绝代双骄,整整两年,嗣剑立命,集天地之元气、日月之精华、山水之力量的三口绝世名剑诞生:龙渊,泰阿,工布。剑锋铮亮铮亮,流淌出饱满的光泽,如涓涓寒泉,如惊涛骇浪。欧冶子在锻铸的剑面上嵌上七颗宝石,精雕细刻,七星宝剑有如恒星格外灿烂。剑鞘和剑柄均采用龙泉出产的花榈木,其质地坚韧,纹理隽美。三把宝剑弯曲成圆圈,围在腰间,一松开,剑身旋即弹开,剑锋笔挺,冷风飕飕。龙渊、泰阿、工布剑与青铜剑有着云泥立判之别,斩铜剁铁如同削泥去土一般轻盈。
剑成之后,楚昭王见龙渊、泰阿、工布精光闪耀,神采卓然,便问相剑大师风胡子:“这三口宝剑如此神异,它们的光华神采各自象征着什么呢?”风胡子说:“龙渊剑光逼人,惊心动魄,就如登上巍巍高山之巅,俯视万丈深渊;泰阿彩纹宏丽壮观,流纹严整,仿佛从高山上奔腾而下的瀑布;工布装饰纹彩直到剑的脊背,它的光华像滚动的明珠闪烁不定,像流水绵绵不绝,仿佛一幅华丽的织锦。”风胡子寥寥数语,就对这三把宝剑的神奇之处,作了高度的评价。
春秋末期,锻造精良的铁剑成为战场的主宰武器,搏击力和杀伤力大大强于青铜剑,而龙渊、泰阿、工布又成为铁剑中的极品,成为名副其实的武器之王。这几把落满霜雪的宝剑在艺术性和技术性都达到了历史的颠峰,欧治子凭借着三把宝剑成为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成为最受后人铭记的铸剑英雄。这三把宝剑在历史中太显眼、太招摇,以至于唐代凡剑必称龙泉,大有横扫一切的势头,即使到了今天,我们仍然无法想像这几把登峰造极的宝剑是何等超拔。
这几把关乎到江山社稷、国祚长存的风水宝剑,自从诞生以来一直深居楚王宫,并未在历史中有出彩表现。公元前222年,秦大将王翦统率60万大军一举征服楚国,这批国宝最终极有可能落入秦国之手,不知所终。龙渊剑、和氏壁、传国玉玺、《兰亭集序》等佚失的国之重宝,它们最终的归宿可能就是陪葬。那些宝剑陪伴着雄心勃勃的君主,它们以天地精气扫灭地下的黑暗,死气沉沉的墓穴中浮现出一片朗月清风。
 
2
 
我们回到公元前494年。越国战败,勾践为求血耻复国,必须在战略大后方寻找新的军事基地铸造武器,这在当时属于绝对国家机密。一些蜿蜒的迹象表明,龙泉极有可能就是当时越国的军事基地。
越国战败后,武器盔甲悉数被吴国收缴,吴国的间谍遍布越地,监视着越人的一举一动。假如在越国统治中心大规模打造兵器,必然引起吴国警觉,必将招致亡国之祸。越国只能将制造武器的基地从会稽秘密迁徙到瓯江流域的某个塞闭地点。瓯江流域处于越国的势力范围,地广人稀,崇山峻岭密布,陆上交通极其困难,瓯江是对外唯一的一条交通纽带。让我们再把目光投向蛮夷之地的龙泉,龙泉正好处于瓯江上游,地理位置险要,而且储藏着铸造兵器所必须的铁矿砂,运载兵器的船舶可顺江而下,经温州入海再转运至越国国都。勾践必须铤而走险,开动国家机器进行研制先进的铁剑,战胜以青铜武器为主体的吴国军队。在公元前494年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秦溪山谷金铁交鸣声此起彼伏,有如千军万马奔腾,弥漫着腾腾的杀气。众多的人口在这里聚集,采矿,伐薪,运输,冶炼,研磨,监制,各个环节围绕着铸造武器开始运转着,越国的反攻准备在尖锐锻造声和工匠的号子声中激活了。
历史太浩大,煌煌《史记》对春秋战国的诸多事件多有遗漏。秦灭六国的战争,《史记》仅用了500多字描述,而吴越战争更是叙述过少,作为吴越战争中的后勤准备是不可能在史书上赘述的。一些细节性的文献,比如西施、欧冶子等只是在《越绝书》和《吴越春秋》之类的地方志才有比较翔实的记载,不至于埋没这段历史。欧冶子生活期大致在越王夫谭、允常和勾践年间,欧冶子在历史上引起轰动有两件事,一是为越王允常铸造了五把旷世名剑:湛庐、纯钧、胜邪、鱼肠、巨阙。另一件就是开篇描述的为楚昭王铸造龙渊、泰阿、工布三把绝世名剑。剑成后,欧冶子从历史和传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绕开历史的枝枝节节,一种超越的想像力穿越在宝剑之中,大胆地作出这么一个推断,欧冶子极有可能就是当时监造武器的总管,这也是合乎逻辑的科学推断。《吕氏春秋》中说:“得十良剑,不如得一欧冶。”越国的统治者一定会在国家危亡时刻,惦记着这位铁制兵器的创始人,他是越国重整旗鼓的重要一环。越国需要以欧冶子为首的铸剑工匠,秘密打造先进的铁制兵器,为越国复兴作战略准备,也正是欧冶子们打造的铁剑成为日后越国复兴的中流砥柱。欧冶子将军庙的称谓值得好好斟酌一番,勾践复国后,这位越国兵器专家因功勋卓著被封为将军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此,欧冶子的历史的脉络图逐渐梳理明晰。
在波诡云谲的春秋末年,诸侯国之间的反复拉锯战,使得作战方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先进武器的研制中。时势造英雄,以龙泉铁剑为代表的先进武器即将登场,锻造精良的铁剑第一次成了战场的主宰。龙泉宝剑迎来了一个气势恢弘的时代。
公元前478年3月。笠泽(吴凇江)浊浪排空,10万吴越两国大军隔江对峙,大战一触即发。江边铺陈着仰天疯长的芦苇和芭茅,铺天盖地地延伸开去,残阳似火,将战场的气氛点染得接近燃烧状态。这是吴越争霸战争中最关键的战略决战。
勾践渴望的颠峰对决,已经17年了。3年的阶下囚生活,身份是夫差鞍前的马夫,夫差的脚掌踩在他的脊背上马的时候,勾践诚惶诚恐,小心翼翼,作出一副铁心臣服的姿势,勾践的杀气被表面的温顺遮掩着。手中无国,心中有国。这么多年,勾践内心隐隐锥疼,复仇的欲望一刻也不曾停息。十年生聚,十年发展,卧薪尝胆。勾践的复国有三种武器,以文种和范蠡为代表的贤臣辅助,以西施和郑旦为代表的美人计,以铁剑为代表的先进的进攻武器,它代表了越国高超的兵器制造工艺。勾践时刻佩剑在身,睡不解甲,手不释剑。勾践心里装的是百姓,是国家,是天下事。姑苏城的馆娃宫里,仙乐飘飘,粉脂浓艳,夫差心里装的是美女,是安逸和放纵,是盲目和自绝。两个人的命运,或者说是两个诸侯国的命运,在西施抿嘴一笑间,在勾践第一次枕剑入眠的时候就决定了。
三更时分,越国军队展开两翼佯攻,勾践亲率6000精锐部队渡江袭击夫差大营。越人携盾牌短剑,突入吴国中军,越人的战斗力大大超出了夫差的想像,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悸和震撼。吴军青铜剑抵挡不住越人铁剑劈砍,剑刃翻卷甚至“啪啪”折断,铁剑“扑哧、扑哧”刺进吴军战士的躯体,发出响亮的穿透声,吴军尸横遍野。这一仗,吴国遭受了空前的惨败,其主力几乎全军覆灭,从此一蹶不振。越国没有给吴国喘息的机会,连续发动攻击,终于于公元前473年灭吴,夫差自杀身亡。勾践挟灭吴的威风,迁都琅邪,北上与齐晋会盟于徐州,终成霸业。
强盛的吴国怎么会被弱小的越国消灭呢?这里有错综复杂的原因,其中一条是以铁剑为代表的先进武器成了战场的主导。《战国策》记载:“龙渊、太阿,皆陆断马牛,水击鹄雁。”科学的军事后勤制度,规模化、标准化的军工业,严格规制生产的精良兵器,使得装备了铁剑的越国军队装备上和战斗力强于吴国,在战争中所向披靡。
 
3
 
一处处铸剑遗址,仿佛前人的脚印,一步步从历史中走来,当我们追溯这些印迹的时候,无论从哪个方向,哪个层面,不约而同地指向了欧冶子。正是以欧冶子为代表的铸剑人从春秋战国一直走到了今天,他们的脚步周周正正,曲曲折折,走出了绵延不绝的宝剑历史。
春秋后期,龙泉铸剑业进入了黄金期,剑炉星如棋布,冶铁的炉火燃烧了半边天幕。从一堆铁砂开始,经过冶、锻、铲、锉、刻、淬、磨等28道工序,经过能工巧匠的手变成巧夺天工的宝剑,是智慧、文化、科技和自然的完美结合。早期的冶炼铁是低温还原的“块炼法”,这种铁结构疏松,并含有较多杂质。欧冶子利用炽热的木炭给铁块加温,使铁块表面渗碳,经过锻打成为渗碳钢片,然后反复折叠锻打成钢① 。由于受资源的限制,龙泉铁剑在那个时期还相当稀少,无法批量生产,只能装备特种部队,以及满足诸侯贵族的需要。剑长一般在半米左右,只适合近距离格斗。到了战国,剑的形制有所突破。一寸长,一份强,从实战起见加长剑身,两刃更加犀利。秦始皇佩带的宝剑长度达到了7尺,折合现在的1.6米,从一个侧面放映了剑已经成了当时极具攻击性的武器。
西汉是剑高度发展和广泛应用的时代,大量的铁矿得到了开采,冶铁技术的日臻成熟,铁剑成了部队常规作战的必备武器。大批的龙泉工匠散落到各地新开采的铁矿铸剑,作为人力资源满足战争需求。汉民族与匈奴为争夺生存空间一次一次展开了鏖战,匈奴的胡刀铸造工艺远远落后于铁剑,往往在交锋中,几个回合的劈杀就落于下风,先进的铁剑成了战胜匈奴的法宝。汉军人如龙,马如虎,剑如虹,阵势如泰山压顶。汉军以强大的攻势把持着连续地攻击,一直将匈奴驱逐到遥远的漠北。匈奴哀叹着:“失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衍!”
“美玉生磐石,宝剑出龙渊。帝王临朝服,秉此威百蛮。”曹植在《杂诗》中明确地点出了在汉代龙泉宝剑由官方垄断,顶尖的龙泉工匠进入皇宫铸造宝剑,延续着御用匠人的高贵身份。历史总是很诡异,一个辉煌的时代总是以黯淡作为自己的注解和结局。由于铁环刀的兴起,剑终于走下了神坛,龙泉宝剑的发展进入了萧条期。龙泉宝剑的战斗功能弱化,作为武器王者的剑逐渐转型为礼仪的专用器物,变成了文人附庸风雅的道具,渐渐演变成方士辟邪祈福的法器。一直到了盛唐,龙泉宝剑又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唐朝是一个精神飞扬的朝代,唐人爱剑,从帝王到百姓,都热衷于对剑的追逐。唐人认为君子配剑,刚柔并济,是品德和操守的象征。龙泉剑重新走俏,将市场成功地激活,它不再是格斗为主的武器,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多用于娱乐场所表演,剑舞翩跹,饮酒助兴,唐人讲究的是精神享受。李白“仗剑行天涯,抚剑夜啸吟”,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篇。一柄龙泉宝剑赋予他丰沛的想像力和高昂的激情。“金羁络骏马,锦带横龙泉”、“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龙泉解锦带,为尔倾千觞”、“宁知草间人,腰下有龙泉”等等。在整个唐朝,无论剑产自哪里,统统标注龙泉,可见龙泉宝剑的影响力之广。
宋代进入了冷兵器发展的鼎盛时期,十八般武器就是这个时期的产物。统治者并未意识到崇文抑武的制度是导致武运衰败根源,一味开发新式武器,试图从装备上弥补战斗力的不足。龙泉剑在宋代再次得到了发展,剑铺林立,盛极一时,龙泉县城甚至出现了剑铺一条街。宋后,由于元明清的统治者禁止兵器在民间的发展,严禁民间私藏武器,特别是元朝实行高压民族政策,汉人甚至只能够五户合用一把菜刀。龙泉剑真正没落了,几乎到了销声匿迹的边缘,大批的宝剑师傅改行打制粗糙的农具和刀具,极少数工匠兼制宝剑,宝剑业就这样惨淡经营着,一直跌跌撞撞地支撑到了清中期。
没有那山重水复,哪来的柳暗花明。龙泉宝剑终于在清朝中后期迎来了复苏。从两起考古得到了佐证: 1980年,安徽巢湖文物管理所发掘出一把 “壬字号”龙泉宝剑,从剑身尾部七星图案鉴定,是清代咸丰年所产;1984年,浙江永嘉桥头镇出土一柄龙泉剑,剑面用黄铜细纹镂刻蛟龙吐珠,经鉴定此剑为太平军所配兵器。这两起考古发现,证明了清代龙泉宝剑业的方兴未艾②。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剑匠郑义生于龙泉县城东街开设剑铺,招徒授艺,用传统的“灌钢”法制剑,所炼刀剑不易生锈且剑刃锋利。清道光年间,廖太和剑铺继承战国时期装饰风格,精于在剑面上镂刻纹饰,名噪一时。清咸丰八年(1858年)太平军驻扎龙泉,由郑三古的“千字号”剑铺为太平军补充了大量优质龙泉宝剑。这一条条史料证明,清中期以后,龙泉宝剑已经重振旗鼓,显现出了勃勃生机。
在冷兵器全面衰败、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的大背景下,民国的龙泉剑业却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龙泉宝剑由战斗武器转变为体育用具,成为极具收藏价值的工艺品。剑铺有千字号、壬字号、万字号、金字号、永字号、禾字号、周国贵等7家,后由7家增至11家。民国19年(1930)秋,在南京举行全国武术大赛中,龙泉宝剑评为最佳剑,龙泉剑名声大振③。
龙泉宝剑业在发展的历程中大起大落,历经沧海桑田却始终未搁浅,这不能不说是世界铸剑史上的奇迹,从时间跨度而言也是一部冠古绝今的产业史。2500年了,在历史的星空中不知悬挂着多少龙泉宝剑,它们或者璀璨夺目,或者若隐若现,它们彪炳着千秋史册。
与龙泉宝剑交相辉映的是龙泉青瓷。一个小小的县份,诞生了绝世双宝,这在中国所有的县份中也是举世无双。以宝剑、青瓷为代表的产业链在龙泉蓬蓬勃勃地发展,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移民潮,大量的工匠从战乱的北方迁徙至龙泉,南北文化的交融,使得龙泉文化具有了多元特征,显现出明显的包容性、可塑性和开放性。宝剑文化体现出民族心路,坎坷,坚韧,刚毅,不屈不挠;青瓷文化体现出了民族心态,内敛,开放,和谐,大气磅礴。
 
网站首页   |   产品类别   |   走进蒋氏   |   精品推荐   |   大师制作   |   武士刀   |   刀剑文化   |   视频专区   |   招商加盟   |   联系方式
(C)2015-2016浙江蒋氏刀剑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蒋氏刀剑有限公司厂址:浙江省龙泉市武潭工业区 邮编:323700
ICP备案证书号:浙ICP备14022818号-1
浙江蒋氏刀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QQ咨询

  • QQ咨询
  • 客服
  • 电话咨询

  • 400-8877-956